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论文发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
  • 正文内容

桂花香啊,桂花香

阅读:380 次 作者:虮虱相吊 来源: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:2019-05-30 14:23:52
基本介绍:

  在夏天的尾巴上,开始喜欢多云的天气。莫测的变幻,却又不偏不倚地停驻在晴雨的临界点上,既不阴沉,也?#24187;?#26391;。夏天欲去还留,秋天若隐若现,闲适的下午,漫步市郊的人行道,就像悠游于季节交替的海岸线上。微凉的秋风如潮水般袭来,颇有潜龙腾渊、乳虎啸谷的气势,但终归还未长成,飞扬的鳞爪缺了一?#20013;?#29408;的?#20113;?#20498;多了一些色厉内荏的可爱。我伸出手去,想摸摸小家伙的?#28304;?#23427;却用嘴巴在我手上用力嘬了一口,然后?#21448;?#32541;里溜走了。指尖上残留的那种温润的感觉,或许就是它舌尖上的味道,夏末初秋的味道。

  马路对面是一家大型超市,路这边是等待开发的野树荒草。这是城市与?#23478;?#30340;分界线,一边雄?#23736;置?#30860;,一边博大而又悠?#23567;?#25105;徜徉在这一侧的人行道上,看着对面的广告?#20449;疲?#24819;象着其背后所浓缩的几乎全部的人生意义,或者说,那些我们所赋予自己和别人短暂人生的意义。那些东西,不但成为我们人生的目的,也是我们武装自己的工具,很?#34892;В?#24456;犀利。唯一让人疑惑的是,我们自?#28023;?#26159;否也已经成为那种目的的工具?#21487;?#30036;日渐消?#35828;?#21407;野,伴着那一缕微弱的?#36335;?#21487;以亘古长存的气息,在钢筋水泥面前,几无招架之力。倒也无所?#22870;?#22766;和感伤,就像屠?#39134;?#40481;。牙齿没了,舌头还在,但当牙齿还在的时候,一旦开战,受?#35828;模?#20063;?#33618;?#26159;舌头。

  身后风起,有香气扑鼻。走了几步,?#25925;?#25377;不住那花香的牵引,终于驻足、转身回去。十几株桂花树散落在?#32321;擼?#40644;色的小碎花开得正欢。?#33402;?#22312;树下,把自己想象成一撮儿绿茶,一块圆圆的大月饼,任花香熏染,放肆呼吸,占足了便宜。花气袭人,这可是《红楼梦》里的待遇。几年前,随公司去大别山捐助希望小学,那里是“八月桂花遍地开”这首红歌的发源地。当时那些唱着“八月桂花遍地开,鲜艳旗帜竖啊竖起来”的阳光乐观的孩子们,算起来,如今有人应该已经读高中了,有人估计已经进城打工。只不知,他们脸上的笑容是否依然灿烂;想家的梦里,是否还有那纯洁的歌声。祝福他们,希望这个中秋,更多的人,可以跟家人团聚。

  大半年过去,铁道部的网站并不改善,拥堵如旧,还不如一些个人网站的水平。考虑到该部门领导的花钱方式,再联系中国的国情,这?#27604;?#20063;不?#26723;?#22823;惊小怪。熬了大半夜,票终于?#25925;?#20080;到了,是我?#28216;?#22352;过的一等座。对这个价格跟机票相当的座位,我满怀期待,或许,也会有飞机上的那类餐饮提供吧。只是,家里人对我坐火车回去颇是不放心。“你们要挑一节靠中间的车厢啊。”他们殷殷嘱咐。“?#27604;唬?#19968;定是最中间的。”我信誓旦旦。?#28304;?#22823;一那年因为想家跑回去过了一个中秋节之后,就再也没跟家人一起吃过月饼了。分处异地,月亮?#25925;?#21516;一个月亮,可惜,云并不一样。?#25913;咐?#19990;之后,中秋之夜,我每每想起的,恰是那句“明月夜,短松冈”。家族的墓地在西岭,低矮的松树遍布岭上;小时候,我随娘在那里种过地?#24076;?#21507;过?#24688;?/p>

  糖早已不吃了,最近跟着叶子吃的最多的,是牛排。看在我减?#39318;?#26377;成效的份上,她总是很善良的赏我一小块儿。这方面,她的确不如在给我买?#36335;?#25163;表的时候那样大方。“回到我家,你可不能这样。”我很严肃地告诉她。我家是个好地方,那里有我的亲人,有我熟悉的土地味道,还可以夹在一群胖子中间,毫无负担地大口吃肉和海鲜。想起来,那才是我向往的生活啊,可是,当初,我又为什么要离开呢?或许,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,这个,天知道。

  多数晚上,半个月亮爬上来的时候,我就能等到叶子打过来的电?#21834;?#22905;通常是在等公交车,我总能从那快乐活泼的嗓音里,听到汽?#36947;?#21485;声和嘈杂的人声。她总是很开心,哪怕是遇到一个极品的房东,纠缠着想侵吞她那小生意的最后一点利润时,也依然乐观。这是我所喜欢的,虽然,这让我那“安慰别人”的长处,几乎无从发挥。于是,聊着聊着,我也就快乐了起来。有时候,我们聊到汽?#26723;?#31449;;有时候,我们一直聊到她进屋上床。话题,无非就是彼?#35828;?#22825;的鸡毛蒜皮,以及基于此产生的喜怒哀乐。理想人生之类的很少谈,极其偶尔的时候,?#19968;?#22312;一不小心的吹牛中,给她画一个大饼,然后她就笑了起来。我不记得我给她画了几张饼了,她也一直没找我兑现过。

  “你?#35895;?#20063;会用香水了?”叶子颇感诧异。

  “仔?#24863;?#21957;,这可是野花儿的香气。”?#20506;?#30528;说。

标签:散文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?#24076;?#29256;权归版权所有人所?#23567;?/div>
  • 上一页:随意
  • 下一页:赏?#20260;?#24819;
  • 意大利博洛尼亚旅游
    帮别人投注时时彩骗局 时时计划群加618868 東方心经A 老时时怎么玩 杭州按摩多少钱 五人炸金花各种牌的概率 最新时时技巧 香港赛马会五肖5码 时时五星计划软件安卓版 快乐炸金花官方版 足球训练简单小游戏 北京时时02468漏洞 广东快乐20分走势图电脑版 广东快乐十分号码推荐 赛车e宝博 吉林快三开奖号